• 肖峰:以依法執政統籌生態文明建設

    文章來源:中國社會科學報發布時間:2017-01-13 07:49:50瀏覽次數:

    【中國社會科學報/2017年/1月/10日/第005版 專版】

    湘潭大學法學院講師 肖峰

    當前,我國存在的一些生態破壞與環境污染現象,主要因一些企業利用自然資源和排放污染物的生產經營行為所致。因此,對生態環境的規劃和重大項目進行科學決策,并加以嚴格執行應是制度建設的中心。 

    實踐中,重大經濟規劃和建設項目多在黨領導下進行集體決策,黨的執政方式決定著其生態效果。黨領導生態事務時,嚴于用權、嚴于紀律、嚴于監督、嚴于問責是根本要求。我們黨領導生態文明建設,既要求在相關立法方面貫徹黨的意志,又要求黨員干部、黨政機關在生態保護決策中模范地遵守國家立法和黨內法規,避免濫用權力、違規決策等現象。當前,資源利用與環境保護職權劃分、行使規則已然明確,在此基礎上如何將義務與責任統一并落到實處,即進行科學的問責,決定著中國特色生態文明建設的成敗。 

    應當說,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科學問責已有扎實的制度基礎。黨內問責、國家立法中行政責任機制比較完善,環境行政公益訴訟等司法監督機制也不斷發展。2015年8月 9日起施行的《黨政領導干部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辦法(試行)》已作出有利探索,但科學地對黨的干部、行政機關工作人員問責,還需進一步加強制度建設。 

    首先,建構明確的問責權力分工機制,建立問責權力清單、杜絕問責交叉或脫節。既要明確政治責任與法律責任的邊界,明確《辦法(試行)》中“其他應當追究責任的情形”的含義,降低分工的不確定性;又要杜絕以黨責代政責,以黨政系統內部責任取代法律責任的現象,明確問責人的責任。 

    其次,解決黨政同責的規范技術問題。既要明確責任的“同”在事項、時空、程度方面內容,又要明確責任發現機關與其他問責主體間的工作協調措施。 

    再次,形成多元問責程序協同進行的合理方案。針對有多層次責任追究的情形,探索“加快辦理+聯合辦案”機制,在黨政系統內部追查責任時宜加快辦理,在不能較快結案時宜聯合調查;涉及犯罪應及時移送司法,未涉及犯罪可待裁判確定后問責,司法機關對此快審快判,如案情確實復雜不能較快完成的,可以在辯論環節后進行通報,為問責提供證據基礎。 

    最后,構建程序間證據互認機制。鑒于黨政機關內部問責中的證據同質程度高,可進行證據互用避免重復取證;在責任人涉嫌犯罪則應依“黨規嚴于國法”原則在裁判前先行黨內問責,在不涉及犯罪時應當引證司法程序認定的證據材料,并根據問責需要進行適當補充。

    足彩外围平台_十大外围足彩网站